當前位置: 首頁 > 正文

?貓貓“躲貓貓”?寵物偵探有絕招

信息時報 | 記者 楊杏萍 | 2021-10-21 12:52:23

信息時報訊(記者 楊杏萍)駕車抵達現場、與委托人進行溝通確認情況、尋覓家中的蛛絲馬跡、成功找到在家中“躲貓貓”的貓咪……結束了一單來自廣州從化的委托單后,“小顏神探”顏秉意打開手機發了一條朋友圈,并評論道,“到達現場后不到兩分鐘就成功找到,可以說是最輕松的一次找貓經歷了!”

這樣的場景對于身為寵物偵探的顏秉意來說早已成為一種生活常態,雖然從事這一行僅兩年時間,但他的足跡已遍布中國多個城市,服務過的個案也已超過千例,找回率基本能保持在85%~90%,在業內算是一個比較高的水平。


寵物偵探顏秉意。信息時報記者 楊杏萍 攝

挺新奇、不多見,這個行業有點“冷”

出生于1997年的顏秉意和許多同齡人一樣,十分喜愛小動物,也正因為如此,兩年前的一個偶然的機會,讓他進入了寵物偵探的行業。在這個又新又冷的行業中摸爬滾打兩年,顏秉意已然從最初的“小跟班”成長為如今獨當一面的“大偵探”,并在今年4月正式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寵優尋尋貓工作室,這也讓他與他的團隊成為了廣州本地第一支專業尋貓的偵探團隊。隨著經辦案例的不斷增加,他也慢慢在寵物主人中有了些名氣,兩廣乃至全國范圍內的一些寵物主人在需要尋貓的時候,都會第一時間找到他。

據顏秉意介紹,寵物偵探雖然已經在中國有了近10年的發展時間,但對大部分人來說,還是十分冷門的行業,許多人甚至不知道有這一行的存在。他說,“目前國內大大小小的專業尋寵組織少說也有20多家,其實不能算少,只不過和龐大的養寵總人數比起來,肯定還是非常非常小眾的行業。”

拼技術、搶時間,尋寵是門“技術活兒”

不過行業小眾,卻也并不妨礙他以及其他從業人員的“開疆辟土”和“日益精進”,畢竟用他們的話來說,尋寵這件事兒,本身就是個“技術活兒”:現場勘痕、推理走失軌跡、判斷所處方位……看似簡單的尋找工作,真正操作起來,可是經驗、技巧缺一不可的“燒腦”大工程。

“一般我們接到委托后,會首先了解大致情況,判斷尋回的可能性,一般來說,剛走丟的貓找到的概率還是非常大的。因為貓和狗不同,動物特性決定了貓的活動范圍相對比較小。”在與委托人敲定協議后,顏秉意與同伴會以最快的方式抵達現場,然后根據現場的環境特點尋找痕跡,“毛發、腳印這些痕跡普通人沒有經過訓練是發現不了的,比如說貓走過留下的腳印你們可能不會注意到,對我們來說就是非常關鍵的線索。”


在顏秉意的工作室和汽車后尾箱中,都放著不少專業的道具。信息時報記者 楊杏萍 攝

在顏秉意的工作室和汽車后尾箱中,都放著不少專業的道具。信息時報記者 楊杏萍 攝

此外,結合現場的實際情況及時進行信息更新,也是成功找到寵物的要訣。“大部分情況下,寵物主人判斷貓咪離開家的方式還是比較準確的,畢竟出入口就那么幾個,要是一天都沒開門,貓只可能從窗戶離開;要是窗戶陽臺都封了網,貓就只可能從門走,甚至可能根本就沒離開這個屋子,只是找不到而已。”不過,顏秉意也遇到過不少例外,“有一次,寵物主人很肯定地告知我們貓就是在窗戶旁突然消失的,最后根據痕跡勘測,發現貓是從氣窗跑出去的,循著氣窗上留下的痕跡去找,能看到旁邊有個平臺可以提供落腳點,讓它跳到對面大樓。后來,我們在對面大樓把貓找到。”

每次委托結束后,顏秉意都會將相關資料歸檔并進行經驗總結,在他的認知中,經驗都是從成功案例中總結的,失敗的案例能給予自己的參考價值非常有限。

正是因為找尋工作的過程中需要依靠大量現場的線索,因此對寵物偵探來說,“時間就是生命”的法則也同樣適用,“貓咪剛走丟,馬上通知我們到現場,痕跡都是新鮮的,現場也能保留得比較完好,找回來的概率還是很高的。如果過了幾天再找我們,痕跡就很可能已經被破壞得差不多了,再讓我們去尋找,可能就需要耗費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找回來的概率肯定也沒有那么高。”

不便宜、有點“亂”,規范發展呼聲強烈

在尋寵這件事上,寵物偵探真正花費的時間基本上就是2分鐘到2天不等,而寵物主人則需要為此支付幾百元至幾千元的費用,對于大部分養寵人士來說,這都是筆不小的開支。并不算普眾的收費標準不僅“勸退”了不少寵物主人,也讓不少人開始動起了這行的“歪腦筋”。

對于這樣的現實狀況,顏秉意感到既生氣又無奈,“我們的收費模式就是基本費用加上找到后的傭金,如果沒有找到,不用支付傭金,這也就意味著,即便找不到,寵物主人也還是需要支付基本費用。因此,有些團隊為了能多賺錢,不管找回概率高不高,他們都會接下案子;更過分的是,有些根本毫無尋寵經驗的人,找人來演戲,哄騙寵物主人。這些行為非常不負責任,一方面耽誤了尋找寵物的最佳時機,另一方面也是在敗壞這個行業的風氣。”

對此,寵物主人葉女士深有體會,她曾養了一只白色的貓咪,一年前因疏忽導致貓咪跳出窗臺離家,自此杳無蹤影。一年來,葉女士一直沒有放棄找尋自己的寵物,從一開始使用比較“玄學”的方法,到后來從網上找來“寵物偵探”,前后花了近萬元,但依然沒能夠如愿找回自己的貓。

“當時在網上找的寵物偵探,號稱找回了不少貓,前后三次收了幾千元,來看現場裝備非常齊全,看起來確實專業,當時他們找了兩周后說‘找不到了’,當時真的感覺我的貓被‘宣判了死刑’。直到后來寵物偵探多了,也有一些有經驗的人士在科普找貓的基本方法,對比后發現,當時找的專家偵探應該是騙子。”除了心疼自己的錢“打水漂”,葉女士更懊惱自己當初錯過了找貓的最佳時機,“可能這輩子再也不能找回我的大白,但我還是希望,未來寵物偵探這個行業真的能夠發展壯大,讓更多和我一樣的寵物主人,不會經歷像我這樣的無助。”

雖然目前行業仍未能十分規范,但身為從業人員的顏秉意仍抱持積極的態度,并以一句“我相信只要我們自己先提高對自己的要求,未來肯定會好的”來表達立場。同時他也由衷希望當寵物遺失時,寵物主人們還是應該盡可能求助于專業團隊去解決問題,“對于珍愛、重視寵物的主人們來說,這也是他們能找回寵物的最有效方法。同時,也希望養貓的朋友要注意做好封窗,特別是高層住戶,因為貓咪跳樓逃竄,面臨的很可能不僅是遺失的后果,更可能存在死亡的風險。”

花“大價錢”找“小寵物”,你怎么看?

支持派:

市民林女士:養貓狗本身就是責任,他們陪伴我們、帶給我們歡樂,對很多都市人來說,寵物其實是另一種形式的同伴甚至是家人。而因為我們的疏忽,它們走失了,如果有專業的人士能夠幫忙找回來,我肯定愿意花這個錢,這不僅是給我們彌補過錯的機會,更是讓我們珍視的寵物回到身邊的機會。

市民陳先生:如果寵物走失,花幾千塊就能讓它回到身邊,我是愿意支付這筆費用的,畢竟錢沒了可以再賺,寵物走失了,即便再養,也不是之前的那一只了。

網友“孟孟”:今年年初,我養的貓得了傳腹(傳染性腹膜炎),需要每天定時打針。打針很疼,終于在打了1個月的時候,它趁我不在家的時候離家出走了。我想盡了各種方法,直到半個月后,我才在附近的小花園找到它,當時它很瘦很虛弱、渾身都很臟,更嚴重的是因為沒有按時打針,它的傳腹病情惡化了,之后即便我在醫院花了很多的錢,也還是沒能把它救回來。它陪了我整整5年,如果時光可以倒流,讓我知道寵物偵探這個行業,我一定會去找,就算幾千元我愿意給它花,畢竟傳腹治療我已經花了差不多兩萬元,再花幾千元完全可以接受。

反對派:

市民李先生:寵物是很重要,但人更重要,幾千元對普通工薪族來說可能就是一個月的工資,讓我傾盡所有去把寵物找回來,是很不理智的一件事情,如果價格再低一些,比如幾百元,我可能會考慮和接受,畢竟還是要以人為優先考慮。

市民周女士:養寵物本身就注定要分別,他們只能活十多年,不管是去世還是走失,都是分別的一種方法,有靈性的貓在臨終前本來就會自己尋找一個地方藏匿起來、默默死去,因此,我不會花這個錢,一方面確實很貴,另一方面,我覺得我們應該擺正心態,學會告別。

網友“Nancy”:寵物丟了肯定要找,但除了寵物偵探,應該還會有很多別的方法,貼告示或者自己找都是辦法,我更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去找到自己的寵物,而不是假手他人,畢竟真的挺貴的,而且也不知道會不會找到真正有本事的偵探,如果花了錢能找回來還可以安慰自己,要是花了錢還是找不回來,我覺得我挺難接受這樣的結局。


信息時報社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南83號匯美商務中心四樓

信息時報社 版權所有(C) 粵ICP備14002173號 爆料電話:020-34323111 QQ:800023111 官方微博:@ 信息時報

舉報及投訴電話:(020)34323133 郵箱:xxsb_gz@163.com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99在线视频免费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