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正文

探尋廣州乞巧節:從古老民俗到城市名片

信息時報 | 記者 李丹 | 2021-08-13 16:50:09

8月14日(農歷七月初七)是傳統的七夕佳節,廣州人又稱“乞巧節”“七姐誕”“七娘誕”,是嶺南古老乞巧民俗的存續。乞巧節在西漢時普及,宋代時達到鼎盛。廣州人歷來重視過此節,后因各種原因乞巧民俗一度中斷沒落,1998年隨著天河珠村的幾名巧婆婆開始在祠堂“擺七娘”,乞巧節再次得到復蘇。

在廣州天河乞巧習俗入選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10周年之際,記者走進天河珠村,探尋廣州乞巧節這一古老民俗從瀕臨消失到傳承發展,如今成為廣州重要文化節慶吸引全民參與,并作為城市文化名片走向世界的發展歷程。

珠村潘氏宗祠內擺放的乞巧作品。

乞巧節一度中斷半個多世紀

“十丈香筵五色香,香奩金翠競鋪張,可應天上神仙侶,也學人間時世妝。”這是清代詩人描寫羊城七夕節“擺七娘”風俗盛景的《羊城七夕竹枝詞》。清代末期,廣州形成了上九甫、下九甫、第十甫等專賣女子用品的乞巧街市。

廣府民俗文化專家、國家級非遺項目“天河乞巧習俗”代表性傳承人潘劍明介紹,“七夕之日,民間百姓會組織‘拜七娘’儀式以祈福許愿、乞求巧藝,祭拜對象除了牛郎、織女二星,還有織女的6個姐妹。古時拜七姐一般是未婚女子參加,但新婚后的新娘在過第一個七夕時,要舉行一次‘謝仙’儀式。”

據介紹,乞巧節一度中斷了半個多世紀。新中國成立以后,乞巧節有過短暫的恢復,七夕時人們會在自己家里做些手工藝品“擺巧”。由女性展示手工藝制品,是“擺巧”的主要內容。扎制民間傳說、歷史故事人物玩偶栩栩如生,植物、器物造型活靈活現,斗智斗巧,盡展才藝;“對月穿針”延續古風,取金針度人之意,驗巧得巧。

潘劍明是天河區珠村潘氏第22代傳人。

當前,乞巧風俗在廣州天河區、番禺區、黃埔區等地較為興盛,其中天河珠村是目前廣州乞巧活動最集中、規模最大的村落。潘劍明是天河區珠村潘氏第22代傳人,他小時候在“妹仔屋”中長大,姑姑和母親都是刺繡能手,耳濡目染中他對乞巧民俗頗為了解。“20世紀60年代,因為‘破四舊、立四新’的開展而不再有人過七夕。”直至1998年,潘劍明的母親謝麗霞才領頭與村里的幾位巧婆婆自發恢復“擺七娘”,這個在廣州消失了半個多世紀的民間傳統節日得以“復活”。

1998年巧婆婆自發“擺七娘”

乞巧節比的就是誰的手“巧”。據了解,以前每逢七夕前一月,珠村家家戶戶未嫁的姑娘便在老一輩巧姐的分工下,用通草、色紙、芝麻、谷米等日常物品制作各種仕女、器物、花果、宮室等工藝品。

謝麗霞十多歲就開始跟著村里的“巧姐”學做巧工,大到“鵲橋相會”等人偶與場景并置的扎件,細至穿珠花、砌齋塔等,可謂是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她便成為珠村自發恢復“擺七娘”活動的領頭人之一。

潘劍明告訴記者,由于20世紀60年代珠村的乞巧活動被禁,當時的未婚女性根本沒有機會接觸到乞巧文化,以至于很長一段時間內,村中已經沒有年輕女子會“擺七娘”、“謝七娘”了。

“1998年,我的母親聯合另外幾個巧婆婆,計劃將自己年輕時的手藝展示給年輕人看。”潘劍明告訴記者,當時因為害怕被批判為“封建迷信”,四位巧婆婆決定悄悄在祠堂里“擺七娘”,只通知親戚熟人來看,但沒想到消息不脛而走,吸引了村里幾百人前來圍觀。

乞巧節經公開報道引發關注

1999年的七夕,謝麗霞等人再次“擺七娘”,這一次潘劍明也來到祠堂觀看,他被那些用芝麻、谷米等制作的精美乞巧作品深深震撼,時任東圃鎮干部的他敏銳地意識到這是中華傳統民俗文化,不應該關起門來偷偷地做。于是,他花了整整一年時間搜集、整理資料,將乞巧民俗起源和介紹張貼在祠堂門口,讓更多的村民知曉,并準備向外界展示珠村乞巧文化。

在隨后兩年的乞巧節,珠村村民為觀看“擺七娘”達到萬人空巷的程度。2000年后“擺七娘”的活動地點改為以良潘公祠,其500平方米的空間可容納更多的人,供案也由一臺增至兩臺。為了做好對乞巧節的宣傳,潘劍明特地邀請了廣州的幾家媒體到珠村采訪,傳統乞巧文化首次進行公開報道,引發廣泛關注。

另一方面,潘劍明還邀請了廣州民間文藝家協會的專家前來祠堂觀看,專家們也被眼前擺的供案所驚艷,并對這一民俗文化給予了肯定,此后乞巧節的規模越辦越大。“2001年增加了八社這個‘七娘點’;2002年增加了七社;2003年增加了文化社;2004年增加了北帝廟的點,還恢復了兩個家庭乞巧……”潘劍明如數家珍地說道。

2005年“升級”為廣州乞巧文化節

一個村的民俗活動如何變成國家非遺項目并影響至海內外?除了民間的自發興起與傳承,也有官方的推動加持。“乞巧文化是中華文化的瑰寶,本來已經瀕臨絕境了,是天河區將乞巧文化搶救出來,如今又得到發揚光大。”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專家委員會的專家曾如此說道。

據了解,隨著珠村民間乞巧活動的發展壯大,引起了天河區委宣傳部、珠吉街道的重視。2004年,珠吉街成立了文化站,配備專業人員開始從官方的角度深入了解乞巧文化。珠吉街文化站的站長楊靜便是其中的見證者和參與者,“文化站將珠村的乞巧文化撰寫成報告發給天河區,區里認為這個民俗文化很不錯,又提交給了市里。”隨后,廣州市有關領導來到珠村調研,正式將珠村的乞巧節命名為“廣州乞巧文化節”。

2005年8月10日,為期六天的廣州乞巧文化節在珠村隆重舉行。除了保留“擺七娘”“七娘大戲”等傳統節目外,還首次按古禮恢復“拜七娘”儀式,并舉行乞巧女兒形象大賽評選活動,給乞巧節加入了現代文化的元素。“這一年的乞巧文化節熱鬧非凡,珠村的巷道被圍得水泄不通,都是來參觀、游玩的人。”楊靜回憶道。

軟硬件提升走上申遺之路

“政府介入后就增添了新的內容,既保留了傳統的民俗文化內容,又讓活動變得豐富了。乞巧不僅要走出去,也要讓市民來參觀,在政府的支持下,珠村的軟硬件也在不斷提升。”楊靜介紹,2012年,珠村建起了七夕廣場;同年,珠村公園增加了許多乞巧元素,改名為乞巧苑;2014年,乞巧文化主題博物館正式開放。

與此同時,珠村乞巧文化的軟實力也在不斷提升。珠村的巧姐從當初的幾人發展到百余人,不僅有年長的巧婆婆,很多年輕人也加入了巧姐的行列,近幾年甚至還有“巧哥”參與,巧姐、巧哥們每年做出百余件精美乞巧藝品,于七夕前后在珠村7個供案點展出。乞巧文化的氣息也越來越濃郁,每年舉辦的廣州乞巧文化研討會上,來自中山大學、華南理工大學等知名學府的學者們,積極為乞巧文化的傳承與創新建言獻策;來自日本、馬來西亞等地的乞巧文化學者,也陸續前來參觀,讓廣州乞巧文化走出珠村,走向國際。

珠村小學六年級學生王岳洋擔任乞巧博物館的講解員。

而對于乞巧非遺的申請和保護,珠村也很早就開始做準備。楊靜介紹,“從2005年第一屆活動開始,我們就建立了乞巧文化檔案,收集整理相關史料、圖片、視頻等。” 為進一步傳承乞巧文化,珠吉街文化站還經常組織巧姐到珠村小學教學生做手工,讓傳統文化進校園,得到了學校的大力支持。珠村小學還把乞巧文化作為學校的校本課程、特色教育,并編制了相關教材,把乞巧文化與教育教學進行了完美融合。

珠村小學的乞巧特色因此聞名遐邇,先后被授予“廣東省乞巧文化傳承基地”和“廣州市文化傳承基地學校”。其中,不少學生的乞巧作品在賽巧會中獲獎,并在乞巧博物館展出。“我們每周二都有一節乞巧文化課,由巧姐教給我們講乞巧民俗,還教我們做手工。”珠村小學六年級的學生王岳洋告訴記者,他從一年級開始就了解了乞巧文化,并擔任乞巧博物館的講解員,向前來參觀的嘉賓和游客介紹乞巧節。

在各方不斷努力下,2009年珠村乞巧民俗入選區級非遺項目,同年獲評市級,2010評為省級;2011年,以珠村乞巧為代表的天河乞巧習俗入選國家級第三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珠村也被授予“中國民間文化藝術之鄉”的稱號。

69歲的潘慧君是眾多巧姐之一。

創新傳承吸引年輕人加入

今年69歲的潘慧君是眾多巧姐之一,目前她正在申報天河區的乞巧非遺代表性傳承人。“我的嬸嬸也是當年的發起人,我從小看著她做乞巧手工很好奇,就跟著學起來,每年七夕我都會到珠村觀看擺七娘、拜七娘。”退休后的潘慧君更是全身心投入到乞巧文化的傳承中,她也是教珠村小學學生做手工的巧姐之一。她還經常去到工療站和其他中小學,傳授乞巧技藝,吸引了越來越多年輕人喜愛上這一民俗文化。

今年8月9日,拜七娘當天,潘慧君帶著一群90后以及00后的玉女在祠堂舉行了叩拜七姐之禮。玉女瑤瑤從14歲起,就作為“玉女”參加“拜七娘”儀式,今年是她參加的第5個年頭。“每年啟動儀式的前兩天,我們都會進行排練。對于我來說,這不僅可以鍛煉自己,也是一個感受傳統文化的好機會。”不少玉女還跟著巧姐學手工,做出一個個精美的乞巧藝品。

潘慧君說,隨著時代的進步,不僅乞巧活動更加豐富多彩,乞巧作品的材料和主題也在不斷豐富和創新,融入了聲、光、電等新技術和珠子、亮片、絲網等現代材料,她每年會做一些緊跟時事主題的作品,如抗疫逆行者、垃圾分類等等。潘慧君的哥哥擅長木工手藝,他則作為新時代的“巧哥”也參與到“擺乞巧”中,比如“珠村牌坊”擺件、西關小屋上的瓦片等,都出自他之手。

乞巧作品《鵲橋》。

多方聯動激發乞巧新活力

作為非遺傳承人,在潘劍明看來,乞巧節是源于百姓的節日,人們通過展示生產勞動技藝,表達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對幸福家庭的期盼。盡管乞巧活動形式和乞巧工藝在不斷創新變化,但其文化內涵和靈魂不能丟。乞巧民俗得以在珠村發揚光大,正是講究追根溯源,注重保留原汁原味的民俗文化,使其真正成為珠村人的節日。“每年七夕,我們會呼朋喚友來珠村過節,熱鬧程度堪比春節。” 節日期間,珠村游客也是絡繹不絕,其中包括許多不遠千里慕名而來的外省游客和海外華僑。

經過20多年的發展,珠村乞巧由最初的“地下活動”崛起為廣州這個城市的盛會,并由此帶動珠江三角洲地區乞巧文化大規模興起。隨著民眾對乞巧習俗的了解,越來越多的社會力量參與到這個活動中,過“七夕節”就像過其他節俗一樣,成了人們的一種習慣,乞巧在民間又獲得了可持續發展的原生生命力。如何進一步讓乞巧節出新出彩,傳承和保護這一國家級非遺?天河區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負責人馮瑜認為,非遺保護不能只靠政府部門,需要整合社會資源搭平臺,讓非遺項目自己“造血”,通過科學合理利用,探索打造成文化產業的新路子。

廣州乞巧文化節正是天河區積極打造的大文化IP。2020年廣州乞巧文化節首次通過社會化運營的方式舉辦,由社會組織、文化企業、文創產業園區、旅游景區等多方社會力量共同參與形成聯動,并融入線上直播、VR 技術、生活美學、數字創意等元素,激發乞巧節新活力。2021年廣州乞巧文化節又積極探索“非遺+文商旅”的模式,聯合商業平臺資源帶動消費等方式實現線上線下場景聯動,通過發揮乞巧文化與旅游、商業、消費等領域融合能力,讓文化走得更“遠”,也給商圈增加新動力。

乞巧民俗知多D:

乞巧傳統民俗儀式主要包括擺七娘、迎七娘、拜七娘、送七娘以及吃七娘飯五大環節,各環節的儀式都寄托了人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與向往,是乞巧文化節的重要組成部分。

其中,拜七娘從農歷七月初六開始,前后持續兩天。過去拜七娘是在夜晚進行,由老姑婆帶領未婚女子舉行叩拜七姐之禮,接連七次,稱為“拜仙”。珠村現在的“拜仙”雖然改在白天,但整個儀式完全按照過去的程式,分為主持人致辭、司儀朗誦乞巧祝詞、玉女拜仙(上香、對拜、洗手、祭仙四個步驟)、玉女合唱乞巧歌等四個部分。“拜仙”之后,玉女還要“賽巧”——對影穿針,先穿過的便是“得巧”,落后的則是“輸巧”。

過去,“擺七娘”期間,參與“乞巧會”的七娘會有一個小型的聚餐,一方面加深姐妹之間的情誼,另一方面也希望通過“吃七娘飯”獲得七姐的保佑。如今珠村“吃七娘飯”不再限于婦女之間,整個族姓的人不分男女都可參加,十分熱鬧。


專題撰文 信息時報記者 李丹

專題攝影 信息時報記者 葉偉報


信息時報社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南83號匯美商務中心四樓

信息時報社 版權所有(C) 粵ICP備14002173號 爆料電話:020-34323111 QQ:800023111 官方微博:@ 信息時報

舉報及投訴電話:(020)34323133 郵箱:xxsb_gz@163.com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99在线视频免费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