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城中熱議 > 正文

行方便要“靠臉”,市民會不會“丟臉”?

信息時報 | 記者 陳綿欽 吳瑕 黃駱 劉詩敏 郭展鵬 譚啟菊 何小敏 | 2021-01-22 21:24:14

隨著信息技術的日漸成熟,人臉識別技術已廣泛應用于各個領域,把臉一掃,上班打卡、刷臉門禁、購物支付,甚上公廁所用面廁紙也要“靠臉”,似乎“刷臉”為大家的工作生活行了很多方便。但是,在我們看不見的網絡另一端,信息在傳輸過程中真的做到絕對安全嗎?因此而“丟臉”被不法分子利用了怎么辦?

人臉識別技術應用的話題也引起廣東省、廣州市政協委員的關注,記者梳理發現,在今年廣東省兩會和即將召開的廣州市兩會上,有不少民主黨派的集體提案和政協委員的個人提案中,多份提案涉及關于規范人臉識別應用的建議。

統籌 信息時報記者 陳綿欽

撰文 信息時報記者 陳綿欽 吳瑕 黃駱 劉詩敏 郭展鵬 譚啟菊 何小敏


記者走訪

公廁人臉識別,自動吐紙

“這樣子就不會浪費,每次人臉識別就只放出一段卷紙,按需取用。”在海珠湖公廁工作的公廁清潔員表示設置了人臉識別廁紙機后,對于廁紙的取用更加環保更加節約。近日,記者走訪了位于海珠湖內的公廁,公園內四個公廁設置了人臉識別廁紙機。記者走訪發現,通過人臉識別廁紙機拿廁紙的人數并不算多。記者嘗試取紙,機器大概放置高度在1.5米左右,人臉識別顯示屏上方有一個攝像頭,正臉對準攝像頭,大約3秒鐘就會通過人臉識別,然后通過機器下方可以拿到一截將近90厘米的廁紙。

記者嘗試了幾次發現,同一張臉孔不能在十分鐘內重復取紙,此外通過掃碼,無需通過人臉識別也可以獲取廁紙。記者在取紙機顯示器上看到,有一行紅色的小字提醒:“此設備不存儲任何人臉信息,臨時記錄特征定時刪除,公安部安全檢測報告:公安檢第1916647號”。

在海珠湖出入公廁的市民表示,并不太擔心人臉數據被盜用。帶著孩子的王姨表示:“我倒不是特別擔心,因為我們老人家很多數據也不連手機,所以沒啥。”大部分市民表示不擔心人臉識別被盜取信息。

除了海珠湖公園,記者走訪了位于海印橋腳的海印公園,同樣發現公廁設置了人臉識別廁紙機。記者看到該機器與海珠湖公園的相仿,而在該機器上顯示取紙人數已經超過1萬人,并且,該公廁的男女廁中都已不另設取紙。市民表示,人臉識別廁紙機可以更好的節約用紙,但是對于一些不怎么會使用的老人等,這種機器的設置“不太友好”。

記者走訪,采訪了公廁清潔員,公廁清潔員均表示,如今紙巾的用量比以往明顯減少,較少出現故意抽取過多紙巾的情況。

刷臉辦政務,連接官方平臺

近日下午,記者來到了位于海珠區琶洲建設者之家的海珠政務服務驛站,這是全國首家“無人值守”智能政務服務驛站,創建于2019年4月。在這里,市民可以通過刷臉,一鍵注冊登錄相關系統,24小時自助辦理粵港澳大灣區9大城市的民生、交通、住房、通關等約100項業務,以及廣東政務服務網海珠區分廳、珠事通小程序上的政務服務事項。

刷臉后,市民的信息安全如何保障?對此,海珠區政務服務數據管理局高級工程師何悅勝介紹,該政務服務驛站對接的是“廣東省統一身份認證平臺”,市民進入上述平臺刷臉后,經過平臺比對通過后,再進入政務辦理頁面。而“廣東省統一身份認證平臺”是由廣東省人民政府辦公廳主辦的,也就是說,整個刷臉認證過程是在省政府主辦平臺完成的,公眾用戶身份認證的可信度與真實性充分得到保障。

事實上,“刷臉”認證平臺已得到廣泛的應用。南沙“微警認證”平臺(互聯網+可信身份認證)是全國首個政務數據達“億級”數量的平臺,支撐了全國近1/4的認證量,被廣東省認定為“數字政府”改革的基礎性支撐平臺,在多項指標上全國領先。在2020年10月,其服務的粵省事、穗康碼等近650個政務應用程序就累計服務3.5億人,認證總次數近20億人次。

市場刷臉測溫,不儲存數據

在海珠區素社街海聯肉菜市場和蟠龍市場,也分別設置了一臺刷臉設備,市民進入市場前,需要通過該設備測溫,體溫正常后方可通過。

據素社市場監管所相關負責人介紹,該設備采用高靈敏度體溫測量芯片和人臉識別程序,精確度比傳統額溫檢測儀器提高20倍,市場進出人員只要像“照鏡子”一樣在檢測處對準攝像頭,檢測儀器最快1秒內完成體溫測量,實時顯示體溫。對體溫超過37.3度的人員,機器會亮出紅燈,及時提醒工作人員做進一步處理。

不過,上述負責人表示,該設備并沒有連接網絡,市民“刷臉”也只是為了進行體溫測量,并不會對“刷臉”圖片和個人信息進行儲存或上傳。

住在海聯市場附近的街坊陳先生表示,這臺設備應該只是一個升級了的測溫設備,不過平時在一些商場和小區的刷臉設備就不太安全。”這些設施都是科技公司研發的,并沒有官方背景,人臉識別后的信息被濫用也有可能。”

村民進衛生站“刷臉”享1元看病

在白云區江高鎮大石崗村中心衛生站里,村民看就診付費前,總會到服務窗口站一站。原來,這是村民們是在使用人臉識別。

據悉,該衛生站引入智慧人臉識別技術,通過前期簽約數據采集,村民只需站在識別區,系統能識別人臉判斷村民是否為簽約“一元錢看病”項目的村民并提供相應服務。

據了解,“一元錢看病”惠民項目明確,簽約村民不出村就可以享受低價高質量的醫療服務。衛生站在診療能力范圍內使用國家基本藥物,醫保門診報銷后,個人自付部分直接減免。簡單來說就是村民在衛生站看病開藥僅需支付一元錢。

“我們覺得挺好的,前期工作人員幫忙我輸入登記后,來這里刷刷臉就能享受服務了,很方便。”村民吳阿伯說道。


市民心聲

人臉識別門禁會不會隱私外泄?

當前,人臉識別系統越來越多融入到市民的生活當中,新技術為市民帶來的不僅僅是便利,還有擔憂和困惑,畢竟在當今社會,隱私一旦外泄,對個人會帶來相當多的困擾。

大約在2020年4月份,白云區棠景街某小區張貼了一張通知,告知居民小區將開通人臉識別門禁。當時還是疫情比較緊張的時期,在此居住的陳姨覺得安裝人臉識別門禁對于人員出入管理是有好處。她聽鄰居說,假如沒有在辦理期間內登記,會進不了小區,于是打電話通知兒子趕緊回來辦理。

陳姨兒子成家后,搬離了該小區。他不同意登記辦理,他告訴陳姨,小區門口有一個小賣部,之前裝了門禁卡,大家能從小賣部進出,即使裝了人臉識別門禁,大家還是能通過小賣部進入小區。最讓陳姨兒子擔心的是,登記錄入的信息會不會有泄漏的風險,還有,“假如不使用人臉識別門禁,原來的門禁卡還能使用嗎?”陳姨將兒子的問題咨詢小區管理處,得到的回復僅是“不會泄漏,放心使用。只能使用人臉識別門禁”幾個字。

同樣的問題,在另外一個小區得到了回復。2020年9月,荔灣區環市西苑社區的外圍安裝了人臉識別門禁,居民只需要將臉部對準機器的攝像頭,通過認證后就可以進入小區。

雖然人臉識別門禁為居民帶來了便利,但是,有居民擔心隱私外泄,不愿意使用,小區為此提供人臉識別門禁系統和原有的門禁刷卡系統同步使用。

針對居民擔心隱私外泄,記者撥打了開發該小程序的廣州科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電話,工作人員表示,用戶的信息在登記過程中會被加密處理,而且公司與公安部門簽訂保密協議,嚴格按照公安保密要求進行建設,不存在有泄密的風險。此外,西村街來穗中心主任、西村街門禁辦副主任龔女士告訴記者,負責審核信息的工作人員是無法看到全部具體的個人資料或導出的信息,居民可以放心使用。

“個人信息管理得到保障,應該由條例、法律去規制,不是誰說了安全就安全的。”陳姨聽從了兒子的建議,沒有辦理登錄錄入信息,也“告別”了人臉識別門禁。

起初,她以為這會對她的出入造成影響,誰知真如兒子所料,小區還是能隨意出入。小區大門旁有小賣部,人臉識別門禁就裝在小賣部旁邊。剛開始時,門閘關了,陳姨可以從小賣部進入小區。后來,門閘干脆隨時開放,“人臉識別門禁好像成了擺設。只有到了晚上,小賣部關了,門閘也關閉了,人臉識別門禁才起作用。”作用到底有多大,陳姨說反正她感受不到。


委員建言

民革廣東省委會:人臉識別應用應由公安部門審批與監管

記者了解到,民革廣東省委會擬向省政協十二屆四次會議提交《關于規范人臉識別應用,防范倫理與法律風險,促進人工智能產業健康發展的建議》的提案。提案指出,對人臉識別的強制使用屢屢成為熱點事件,比如市民訴杭州野生動物園的“人臉識別第一案”,消費者戴頭盔看房等事件引發公眾對人臉識別技術濫用的憂慮。人臉識別生物信息具有唯一性、永久性,不可替換,終身無法修改,一旦泄露即終身泄露,即便維權成功也難以恢復原狀。目前允許任何組織單位可隨意收集民眾人臉數據生物信息,數據被泄露與濫用可能性急劇上升,引發嚴重的科技倫理問題,公民隱私權受到威脅,將極大傷害公眾安全感。同時,相關法規和管理不足,行業治理框架尚未形成,不利于產業健康發展。

民革廣東省委會建議,要為技術應用設立行政管理職能,健全相應組織體系和工作機制,建議由公安部門統一承擔人臉識別應用的審批與監管職能,設立相應審批標準及程序,加強資源統籌、部門協作、信息共享。除道路、交通工具、銀行等法律規定的安防應用以外,涉及對特定及非特定對象的處所在應用人臉識別技術前都應申報審批,公安部門依法審核其合法、正當和必要性。要監控數據安全,要求以必要安保措施限于最小范圍使用。對于如小區管理等特定人群人臉識別應用,須以自愿為原則由個人信息主體進行必要性審查。物業應將其視作新增公共設施建設項目,交由業主按戶數及面積2/3以上投票通過后方可申報審批,禁止非授權擅自使用人臉識別。對不合規安裝、使用人臉識別技術的要求定期整改,依法打擊非法濫用。

同時,省層面要組織專項立法。明確界定設備及數據主管部門職責、技術標準、數據使用、管理權限、資質要求等。要引導相關行業協會和中介組織制定人工智能產業技術標準、行業自律規范,制定倫理規則,強化保護個人隱私責任。

致公黨廣東省委會:廣東應先行進行省內立法

今年,致公黨廣東省委會也提交了關于規范人臉識別技術應用,保障公民個人信息安全的提案。提案指出,目前的人臉識別精準度并不能達到100%,無法識別或識別錯誤的情況并不罕見。同時,人臉的面部特征具有不穩定性,人的面貌在光線、角度、妝容、整容、歲月等因素影響下都可能發生顛覆性的變化。其次,技術存在破解風險。隨著3D打印技術,AI換臉技術等盛行,人臉識別易被破解。同時,還存數據收集、保管環節不完善等問題。從數據收集環節來看,表面上的告知實際上卻相當于未明確告知或告知不充分。某些應用人臉識別的場景,表面看來是在被收集人有認知的情況下進行,但實際上,在信息告知不充分,包括收集的主體、收集的數據范圍、使用目的及范圍、保護措施與相應風險等均未予以明示的前提下,以一般公民的認識能力尚不足以充分認識到人臉信息被收集后所進行的流程和存在的一系列潛在風險。從數據保管環節來看,收集主體未能嚴格保證善加保護數據信息,人臉數據泄露的新聞報道并不罕見。

致公黨廣東省委會建議,廣東作為改革開放先行者需勇于擔當積極探索,結合草案規定的原則精神和廣東實際情況先行進行省內立法,使保護公民個人信息的內容更具有操作性,為國家進一步立法積累經驗。在立法中對人臉識別的適用要遵循合法性、必要性、正當性的原則,處理個人信息應當采用合法、正當的方式,具有明確、合理的目的,要求只有在具有特定目的和充分必要性的前提下,方可處理個人敏感信息,避免過度使用引發的風險。要對人臉識別的運用領域進行限定,防止大規模適用所導致弊大于利的不利后果。要規定項目引入人臉識別技術,需要事前進行風險評估,對于容錯率、數據存儲、安防系統等進行驗證,符合相關標準方可投入使用;事中收集、采取人臉信息時,要征得被收集者的有效同意,充分告知被收集者的權利,保障被收集者的選擇權和知情權;事后對被收集的信息進行持續追蹤,防止數據信息被泄露、濫用,保障公民個人信息安全。同時,在立法中,要明確規定收集方的告知義務,收集人臉信息必須事先征得被收集人的同意,并就收集范圍、適用范圍、風險后果等作明確的告知;其次要規定收集方的數據應用權力。所收集的數據范圍應合乎告知的應用場景,且不允許超范圍地收集人的面部數據;最后要規定收集方的數據保管義務。

市政協委員劉根生:應盡快制定《生物信息保護條例》

市政協委員、廣州中源咨詢有限公司總經理劉根生表示,廣州市作為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創新發展試點城市,大力發展人工智能(AI)技術產業,人臉識別作為AI重要應用,在交通、治安、疫情防控等方面成為政府好幫手,但是同時可能引發復雜多元的科技倫理、公共安全和法律風險,需要引起高度重視。為了規范人臉識別技術應用,防范倫理與法律風險,促進人工智能產業健康發展,建議組織市級專項立法,完善人工智能法律法規。建議市人大盡快制定《生物信息保護條例》,明確界定設備及數據主管部門職責、技術標準、數據使用、管理權限、資質要求等。規范生物信息數據權屬及機制,明確數據所有權、使用權及收益權,健全使用、交易、共享等機制。設置機構準入場景、準入條件、權限及程序。

同時,健全組織體系和工作機制,深化廣州市“放管服”改革,建議將人臉識別社會場景應用的審批與監管納入市公安部門管理職能。除道路、交通工具、銀行等法律規定的安防應用以外,單位、個人在應用人臉識別技術前應自主申報,由公安部門依法審批與監管。要按目的合法正當、最小必要原則進行審查,限制使用場景。要整治不規范的采集與使用,提升政務系統安全性能要開展法律法規與公民隱私宣傳教育,強化企業科技倫理與法律培訓,全社會要加強生物識別信息保護的底線意識,促進人工智能行業穩健成長。

信息時報社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南83號匯美商務中心四樓

信息時報社 版權所有(C) 粵ICP備14002173號 爆料電話:020-34323111 QQ:800023111 官方微博:@ 信息時報

舉報及投訴電話:(020)34323133 郵箱:xxsb_gz@163.com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99在线视频免费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