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當前位置: 首頁 > 城中熱議 > 正文

六萬人打卡的失戀博物館,憑什么火了?

信息時報 | 記者 楊杏萍 譚啟菊 | 2019-05-16 15:29:32

51日,兩場以“失戀”為主題的博物展在廣州同時開展,吸引了不少市民前往“打卡”參觀,兩個展覽點多次出現大排長龍的情景,不僅讓“失戀博物展”成為了勞動節小長假期間的熱議話題,也讓“失戀”ip在一夜之間走紅羊城。


撰文/攝影:信息時報記者 楊杏萍 譚啟菊


開展后,每天前來參觀的人絡繹不絕。


現場 · 逾6萬人進館,緬懷or打卡?


“你在說著曾經滄海難為水,我在凹著造型拍抖音。”


“滿海余光都是你,億萬星辰猶不及。”——這一句出自余光中筆下的詩句,讓位于地王廣場的“廣州失戀博物展”僅憑門面招牌,便吸引了一眾“有故事”的人。走進展館中,滿眼關于“失戀”的標語、門簾、墻上涂鴉,更讓不少人能在一瞬間便找到能夠引起共鳴的“專屬語句”。

再往深處走,貼滿了失戀感言的“許愿樹”和“告別墻”、由失戀人捐出的失戀展品、面具墻和星空小屋,都擠滿了前來參觀和打卡的市民。有人在展品前細品著捐贈者的愛情故事,不時陷入沉思;也有結伴而來的年輕男女興致勃勃地在各場景前凹著造型拍照錄視頻。據策展負責人曹智介紹,開展以來,這里每天的客流量不會低于1600人次,至今為止已有近5萬市民前來參觀了:“我們這個品牌已經在全國多個城市設有展點了,都是長期在做的博物展。廣州情況也跟其他城市差不多,來看展的群體以年輕人為主,有沖著看展來的,也有為了拍照或者拍視頻而來的。”

而位于粵海仰忠匯的星空失戀博物展的情況也與之相似,網紅拍照點的設置更為多一些,除了展品、便簽墻、寫著各式傷心句子的牌子等“標配”外,還設有波波球池、彩色羽毛間等專屬拍照空間。據該失戀博物展負責人劉豐敏介紹,來該館的市民的目的也同樣五花八門,有的是緬懷前任,有的想找個地方傷心一下,有的就是湊個熱鬧。“不管抱著何種目的而來,我們都能滿足他們。”劉豐敏介紹,展館占地約800平方米,展示了100多件從全國各地收集回來的失戀相關物品,包括運動鞋、婚紗、吉他等,自5月1日開館以來,約有1.5萬人前來參觀。

記者了解到,兩個失戀博物展分別由兩家不同的機構舉辦,其中地王廣場的博物展的主辦方為“失戀先生”品牌機構下設子公司承辦,該品牌于2018年首次在成都正式推出“成都失戀博物館”項目,迄今已在天津、重慶、長沙、貴陽、鄭州、南寧等地設有長期展點。而位于粵海仰忠匯的博物展則由Brother Lab品牌承辦,該品牌成立于2013年,由各類創作型專業人才組成,匯聚了畫家、工程師、建筑師等,成立后策劃了各種主題不同的藝術展覽,如寧夏沙坡頭沙漠沙雕藝術節等,2019年公司首次在廈門策劃舉辦了星空失戀博物館展覽。

目前,這兩家品牌在廣州開設的失戀展入場費用均為29.9元/人次,且計劃進行長期定點設展,并都接受展品捐贈,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都表示:“每件捐給我們的展品,我們都會保管妥當,如果有朝一日物品主人想要取回,也都是可以的。”

每個前來參觀展覽的市民都會得到一張留言卡,可以在上面寫下留言掛在墻上或樹上。


這面墻前,小智被現場分手。

 

展品 · 一件展品,一個故事


“物品沒有感情,卻封存著我最不愿意忘記的回憶”


這兩個失戀博物館里,數百個展品記錄著不少男女從相識到相戀再到分手的故事,有的令人扼腕,有的惟愿各自安好。


●帶著你味道的跆拳道服

我們在一個興趣補習機構相遇,他是學跆拳道的,我是學畫畫的,因為我們的共同好友而認識。

一見鐘情說的大概就是我們倆吧。第一次見他時,他就穿著這個跆拳道服在練習,少女心砰砰地跳。

后來我們倆在一起的時候,他說那個時候他就注意到我了,覺得這個女生傻傻的。

再后來,我轉學了。臨走之前,他約我出來,把這件跆拳道服送給了我,讓我不要忘記他。

然而,不在同一個城市,大家又都忙著學業,聯系自然而然就斷了,甚至連分手都沒來得及說,不過也是默認了吧。


●“分手魔咒”圍巾

送圍巾會分手真的是魔咒嗎?

我們在一起的一百天紀念日,我在論壇上發帖詢問應該送什么禮物,紀念日正好在冬季,下面許多姐妹說不要送圍巾,紛紛舉出例子,有的人送完就分手了,有的人沒送出去就分手了。后來,我成為了后者。


●不后悔的婚紗

這是我們結婚時我穿的婚紗。

因為我喜歡1939年的電影《亂世佳人》里的女主斯嘉麗,我身材也比較好,就選了這種修身型的拖尾婚紗。都說穿婚紗的女生食天底下最美的女生,那天我很難忘,你充滿愛意的眼神,讓我覺得自己不僅是最美的女生也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生。

你說我們會一生相愛,白頭偕老,我也對此充滿信心。可是這個世界總是有缺憾,柴米油鹽的日子終歸慢慢消磨掉我們的感情。

雖然離婚了,但是如果再回到結婚那天,我仍然會堅定地對你說“我也愿意。”


●為你贏來的獎杯

這是高三時我比賽獲得的獎杯,當時我們還沒在一起,你跟我說,要是我得獎了,你就請我吃飯。我特別開心,盡了全力去拿獎。

一起去吃飯的時候,你一直抓著我的書包包帶,我調侃你就像個跟屁蟲。你不知道的是,我真的愿意讓你這樣一直跟在我身后。

童話般的情節,在一起后發現我們小時候就認識了。后來,因為種種原因分手,我希望你現在過的好。

 

許多傷心的句子,讓不少有故事的人瞬間被戳中淚點。


粵海仰忠匯內的失戀博物館墻上有不少便簽。


市民 · 帶著故事來看故事


“你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人在樓上看你”


除了展品背后的故事,前來參觀的市民中,同樣也有不少人帶著自己的故事來看故事,甚至現場產生了一些故事。那句曾在不少小說中出現過的“你我都是故事中人”,在這樣的博物展中顯得格外有道理。


● 給自己一場有儀式感的分手

分手3個月,美儀卻依舊放不下自己談了3年的異地戀男朋友。

“我們是高中同學,高考時約定考上同一所大學就在一起,結果他錄取了,我落榜了,可能因為真的很喜歡,最后還是成了情侶。但是廣州和武漢的距離真的太遠了,3個月前他突然給我發了一條短信說累了,愛不動了,分手吧。然后就人間蒸發了一樣,感覺自己辛苦熬了這么久,最后卻連一場正式的分手都不配得到,這么久了,依然有些無法接受。”說到傷心處,美儀幾次眼泛淚光:“這3個月鬼知道我經歷了什么,感覺做什么都沒意思。偶然路過這里看到有失戀博物展,鬼使神差走了進來,里面剛好有面關于異地戀的墻,叫‘異地戀的哪個瞬間最讓你感到失望’,上面的各種聊天記錄感覺就是復制粘貼我們的經歷,我在那面墻前站了好久好久……也許,我只能通過這樣的方式給自己一場有儀式感的分手吧。”


● 來看失戀展,遭遇現場分手

在博物展的一個角落,小智的神情有些茫然而無奈。半小時前,他和女朋友在這里大吵了一架,女友怒而扔下一句“那就分手吧”,隨即拂袖而去。

“我們倆就看到一對情侶的聊天記錄截圖,我說截圖里那女的太作了,我女朋友說是那男的太渣了,一開始就是意見不合嘛,結果到后來你一句我一句的,她就生氣了,我就這么原地失戀了。”說完自己的遭遇,小智一臉無辜地問記者:“你說,都花錢買票進來了,為啥不好好看個展覽,女生怎么就那么難懂呢?”


● 一不小心,就與你白頭到老

在一眾年輕人中,牽手來看展的一對老年夫妻顯得格外吸睛。陳伯今年76歲,麥姨今年77歲,兩人結婚至今已有51年。

“以前我們結婚哪有這么復雜,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到了那個年齡,要結婚了,雙方父母見個面,我們兩個見個面,一個月后就擺酒了。”回想當年走在一起的經歷,麥姨如是說道:“結婚后生了兩個女兒一個兒子,現在孫子們都讀大學了。早幾天五一假期孫女回家哭哭啼啼說失戀,說要約朋友來看什么失戀博物館哦。我和老頭子喝完茶沒事干在這附近逛,看到了貪新鮮就進來看看唄。門票那么貴,老人證還不能免費,不是老頭子說來都來了,我都不進來。”

逛了一圈下來,老兩口子在出口處又見到記者,被問及參觀感受時,麥姨說道,“年輕人太能折騰,我們大概老了看不懂。現在人老說我們舊時的盲婚啞嫁沒有幸福,你看我們一不留神就七老八十了,一世人也沒怎么吵過架,誰比誰好還真不一定。”


● 若在這里不期而遇,我一定把他追回來

“我們之前約定過,要去成都看失戀展,結果還沒去,就分手了。”回憶起這個來不及履行的約定,Maggie語氣中難掩遺憾:“雖然分手有一陣子了,也沒有當初那么難過了,但是心里還是有些希望能夠復合的。”

也正因為如此,在得知失戀博物展開到廣州后,Maggie第一時間跑來了,“現在國內很多失戀展,我也沒有想到這個就是當時我們說好想一起去成都看的那個失戀先生品牌在辦的。既然這么巧,我就很想看看能不能在這里遇到他,雖然我也知道這樣概率很低也很傻,不過如果真的遇到了,我覺得會是上天給我的一個機會,我一定不猶豫地選擇上去告訴他,分手我很遺憾,我們還能不能重新開始?”


● 有資格失戀,也是一種幸福

“母胎單身,不知道失戀是什么感覺,純屬好奇來看看。”作為“湊熱鬧大軍”的一員,樂樂在被記者采訪時有點不好意思:“不知道為什么啊,從小到大我喜歡的人都不喜歡我,喜歡我的人我都不喜歡。今年21歲了,還沒談過戀愛,更別提失戀了。進來看了一圈,覺得愛情真的好神奇!怎么說呢,我覺得有戀可以失也挺幸福的,畢竟證明曾經你喜歡的人剛好也喜歡著你,雖然分開可能真的很痛苦很難受,但愛過也是一種經歷啊。”

 

觀點 · “失戀博物展”,你會去看嗎?

● 龔曉駿(職業心理咨詢師):很多人失戀后,都會尋找各種途徑去排遣心中的郁悶。我接待過不少失戀的客戶,他們問我的第一個問題大多都是“我要怎樣才能不那么痛苦?”或是“我要多久才能平復?”我給的建議大多都是,找一些和愛情無關的事情來做,比如學習、健身、旅游……我不太建議在失戀痛苦期的時候去看這樣的展覽,說實話看到別人的失戀故事并不會治愈你,反而有可能會讓你觸景傷情,不必要地去放大自己內心的一些悲傷。

● Gigi & 阿才(情侶):感覺好玩啊,所以就選為這周約會的地點。不是說失戀的人才會來看,熱戀的人也可以來看啊,看到別人是因為什么事情而分手的,對自己也可以產生一個警示作用,提醒自己不要這樣去做。

● Sunday(學生):看到抖音上很多人來打卡,也有很多人在討論,感覺是最近的一種潮流,反正不貴就來看看嘛,拍了很多照片和視頻,人生誰還不失個戀啊,沒什么大不了的,失戀也可以開開心心的。

● 小娜(白領):如果我剛失戀的話我應該沒有勇氣來看,距離上次失戀已經一年多,現在來看看,覺得還是可以的。能夠回憶起當時的一些心情,然后發現自己在這一年多里的成長,還會產生一些思考。

●  阿清(學生):約了朋友周末一起來看,我個人來說非常喜歡這種另類的主題展,感覺圍繞一個主題去收集和展出一些展品是世界上最有意義的事情!可惜我現在還是學生沒錢,以后工作賺了錢,有條件我也想做類似的事情。

● 陳女士(白領):感覺是另一種販賣焦慮吧,花錢買難過,反正我是不能夠理解的,也不會進去看,不過挺佩服這些搞展覽的人,感覺又能引人關注,又有人愿意買單。

 

2002年,一首《分手快樂》走紅大江南北,

輕柔的旋律和療愈的歌詞,

安撫了萬千癡情男女;

2011年,一部《失戀33天》爆火熒屏,

讓不少曾受情傷的觀眾在笑淚交加中,

看淡了情路挫折……

常聽人說,“失戀”是人生的必修課,

在這場“失戀博物展”的熱潮中,

你是否愿意說出你的故事,或講出你的觀點?

留言區,等你!



信息時報社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南83號匯美商務中心四樓

信息時報社 版權所有(C) 粵ICP備14002173號-1 爆料電話:020-34323111 QQ:800023111 官方微博:@ 信息時報

舉報及投訴電話:(020)34323133 郵箱:xxsb_gz@163.com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99在线视频免费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