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云山論劍 > 正文

近視,是因為我們“短視”

| 胡也屏 | 2019-03-29 16:35:04

點擊廣東


很多事情,只要看長遠一些,就會做得很好。比如,“廣州黃埔區178個小區近九成實現定時定點分類投放垃圾”(《信息時報》3月28日),便是激勵機制讓市民看到了長遠利益。一是,垃圾分類可積分,積分可換錢;二是,分類宣傳到位;三是,智慧分類的APP讓垃圾投放計分很便捷。長遠來看,市民參與垃圾分類的收益可觀;更長遠來看,養成分類習慣后,美好的環境更能讓市民看到宜居的好處。


與此相反,短視會讓許多事情變得積重難返。像“廣東青少年半數近視,8~12歲近視率增速最快”(《信息時報》3月28日);“廣東高中生八成近視,女生近視率高于男生”(《新快報》3月28日),這樣一些數據并不新鮮,在全國各地應當大同小異。導致這一現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歸結起來,主要還是對人生態度的“短視”。家長方面,過于注重孩子的學習成績,對未來的健康缺乏考慮,于是,當孩子的眼睛在書本上逗留時間過長,再從書本轉移到電子產品上,家長們都欠缺干預的意識。孩子方面,完成學習任務后,玩電子產品缺乏控制力,更加不會考慮到視力受損的危害。


所以,青少年近視問題,急需政府與社會的高度重視。像“東莞首支兒童青少年預防近視科普服務隊成立”(《廣州日報》3月28日)這樣的形式,無疑是值得推廣的。當然,這只是預防近視的方法之一。要顯著降低近視的發生率,除了家長與老師對孩子的正確引導,更重要的還是讓減負有實效。


說起來,做錯事逃避責任,也是短視行為。比如,欠錢不還,會導致信用受損,生活受限。又如,犯罪后東躲西藏,最終是罪加一等。下面舉兩個最新案例:其一,“江蘇男子犯下命案潛逃20年,剛進深圳遇卡點盤查落網”(《羊城晚報》3月28日),這再次證明,警察隨機查證是必要的。其二,“吉林搶劫案犯隱姓埋名18年終在佛山落網”(《廣州日報》3月28日),說明的是同樣道理。當然,在網絡技術廣泛運用之下,“法網恢恢,疏而不漏”的真理離逃避罪責的不法分子更加近了。


法治社會,不放過大惡,也要懲治小惡。像“深圳市民違規騎行停放共享單車3次以上將入‘黑名單’”(大洋網3月28日),顯然有利于市容環境的改善,也有利于市民文明素質的提升。可見,“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中的兩個“小”,創造的正能量卻很大。


◎胡也屏 媒體人


信息時報社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南83號匯美商務中心四樓

信息時報社 版權所有(C) 粵ICP備14002173號 爆料電話:020-34323111 QQ:800023111 官方微博:@ 信息時報

舉報及投訴電話:(020)34323133 郵箱:xxsb_gz@163.com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99在线视频免费观看视频